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評析

水電70年:驕傲與責任

時間:[2019-10-11 ] 信息來源:中國電力企業管理
作者: 
瀏覽次數:

  站在世界水電的巔峰,回顧過往,我國水電如何取得如此巨大的成績?經歷了哪些艱難和曲折?展望未來,奮進中的中國水電,又將如何走出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一起來看看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眼中的水電70年。

從百廢待興中走來

  云南昆明、滇池出口、螳螂川上游河畔,我國大陸第一座水力發電站——石龍壩水電站正在徐徐發電。自1912年投產以來,工作了100多年的它,現在仍能正常運轉,見證了中國水電百年的歷程。

  這座被譽為“活著的博物館”的水電站,拉開了我國水電建設的序幕,開創了我國民間學習、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設備,自建、自管、自用水電站的成功范例,同時,也造就了中國第一支水電工人隊伍。

  新中國成立的鐘聲,加快了中國水電發展的進程。我國首先對日偽時期建設的豐滿水電站進行了維修、加固和改擴建工作。“豐滿水電站的重建,不僅為當時的東北發展和解放全中國提供了保障,而且還為新中國培養了一大批水電技術骨干。”張博庭告訴記者。

  當時的中國水電和整個國家一樣,不僅家底薄,還面臨國內生產資料短缺、國際經濟封鎖等重重困難。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我國的水電工作者還是以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革命精神,開啟了我國水電的艱難創業歷程。不僅開展了古田溪、永定河、以禮河等中小河流開發規劃,而且還設計建設了獅子灘、黃壇口、上猶江、佛子嶺、響洪甸等一批中小型水電站。“這些中小型水電站以工期短、投資少的優越性,滿足了地方發展的需要。”張博庭說。

  新中國首座開工建設的大型水電站應該算是黃河上的第一座電站三門峽,這座治理黃河的控制性工程是由當時的蘇聯援建的。工程建成之后,由于泥沙淤積嚴重,不能按照原設計蓄水發電,并且排沙以及對下游造成鹽堿地等問題造成該工程兩次改建。

  然而,經過反復的探索,我國的水電工作者不僅總結出了“蓄清排渾”等一系列適合高泥沙河流的開發運行經驗,而且也認識到水利水電開發過程中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是多么重要。從此,我國水電開發在總結經驗教訓的基礎上開始了更為審慎、科學的發展。

  上世紀50年代中葉,浙江大地是電力的荒野。隨著社會主義建設全面開展,滬、杭、寧長江三角洲經濟用電日趨緊張。1957年4月,新安江水電站正式動工建設。電站建設正值“大躍進”期間,萬余名建設者們工作熱情高漲,屢創紀錄。但是因為水泥、鋼材等重點物資供應短缺,工程數度停頓甚至面臨“下馬”危險,并威脅到施工的安全和質量。經過三個春秋的日夜奮斗,新安江水電站終于建成投產,總裝機容量為85.5萬千瓦,年發電量18.6億千瓦時。

  它是新中國第一座自行設計、自制設備、自己施工建造的大型水力發電站,被譽為新中國水電事業史上的一座豐碑,是中國人民勤勞智慧的杰作,是“長江三峽的試驗田”。

  踏著改革開放的浪潮,我國水電發展迎來了萬里長江第一壩——葛洲壩水電站的建設,我國水利水電工程建設站上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它不僅是當時我國最大的水電站,而且還是我國在長江干流上的第一座水電站,僅就其工程截流的難度,幾乎可以說空前絕后。張博庭告訴記者,當時該電站270萬千瓦的裝機和140億千瓦時的年發電量,約占當時全國水電的1/3,為我國華東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巨大的動力和保障。

  在我國水電開發起步的五十年代,水電開發建設和管理體制也逐漸發展成熟。全國相繼在北京、東北、西北、西南、華東和中南等多地建成了幾座大型的水電專業設計院,國家在燃料工業部下面還專門成立了水電總局。在優先開發利用水電的國際潮流下,1958年的人民日報還倡導過,我國的電力工業應該實現“水主火輔”的方針。

  張博庭認為,如果不是受到當時政治運動的干擾,我國的水電很有可能也會和世界的很多發達國家一樣,得到優先發展,并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成為我國發電能源的主力。

從追趕到引領的嬗變

  翻開中國改革開放的宏偉歷史畫卷,中國水電改革的序幕由此拉開,蛻變的激情正在噴涌而出。

  1980年,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成立。從此,我國水電有了團結凝聚科技力量、服務行業創新發展的重要紐帶和平臺。

  1982 年,在葛洲壩水電站首臺機組投產發電之后,水電總局在紅石和太平灣水電站推行工程概算“總承包”試點,成為推動水電建設內部改革、打破“大鍋飯”調動水電施工企業積極性的轉折點。

  1985年,我國開始鼓勵“集資辦電”,國家辦電和地方辦電相結合、內資辦電與外資辦電相結合的多元化水電投資格局逐步形成。期間,以五強溪、隔河巖、巖灘、水口、漫灣老“五朵金花”和廣蓄、二灘、天荒坪、李家峽、棉花灘新“五朵金花”以及小浪底為代表的大型水電水利項目,為“優質、高速、低耗”建設大型水電站提供了十分寶貴的經驗。

  1994年,國家頒布《公司法》,水電建設全面實施以項目法人責任制為中心的現代企業制度改革,邁出了“產權清晰、政企分開、權責分明、管理科學”的重要一步。

  1997年,國家電力公司成立,中央水電投資主體形成,推動了多項大型巨型水電工程和流域梯級電站建設。以三峽工程為代表的一批大中型水電項目,積極踐行建設管理新模式,探索和開辟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水電建設道路。

  說起三峽工程,張博庭認為,它對中華民族的重要作用毋庸置疑。但當時恰逢國際上矯枉過正的反思水壩建設的弊端時期,在這種國際環境下開工建設的三峽工程,可以說是披荊斬棘、爭議不斷。然而,我國的三峽建設非常爭氣,不僅百萬移民搬遷獲得圓滿成功,而且,多數的移民都通過三峽工程建設擺脫了貧困。加之那個時期,由于我國經濟調控、降速,鋼材、水泥價格大幅下降,我國三峽工程的動態投資也大幅度降低,總投資節約了200多億元。

  2002年,在南非約翰雷斯堡召開的世界可持續發展高峰會議上,由發展中國家提議的承認大型水電可再生能源地位的倡議,獲得了到會192個國家首腦的一致通過;2004年,聯合國水電與可持續發展峰會在我國如期召開,會后發表了呼吁水電開發的《北京宣言》。“從此,國際社會才糾正了對大型水電的誤解和偏見。”張博庭表示。

  隨著三峽工程首臺機組的并網發電,很快我國就刷新了水電站裝機容量的世界紀錄,我國水電建設的水平也走到了世界最前列。到2004年,隨著公伯峽水電站的投產,我國水電總裝機突破1億千瓦,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進入21 世紀,以全國水力資源復查為依據,確立了十三大水電基地的開發藍圖。隨著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電力體制改革方案》的頒布、電價體制的改革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推行,中國水電進入了高速發展時期。

  2002年啟動、2003年正式開始的國家電力體制改革,使得我國電力發展步入快車道,水電建設也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從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歷年水電裝機和發電量的年增速來看,基本上可以看出:前20年大約每10年翻一番(年平均增速約為8.5%)。后20年,每10年的增速在150%左右(年平均增速約為11%)。如果再注意到我國2002年的水電裝機8607萬千瓦、發電量2745億千瓦時這一數值的話,就會發現,我國水電更高速的增長,基本上是從2003年電力體制改革后開始的。

  電力體制改革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國水電建設投資難的困境,使得我國的水電發展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快速發展階段。在我國電力體制改革啟動后的2004年,我國的水電裝機和發電量就先后超過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成為第一。今天,無論是我國水電的裝機、還是發電量,都超過排在世界第二國家的3倍以上。

  因此,如果說改革開放40年我國的水電實現了從追趕到引領的完美嬗變,那么前兩個階段是“追趕世界的水電”,第三個階段就應該是“引領世界的水電”了。

登上全球水電制高點

  張博庭指出,從新中國成立以來到改革開放中期的2003年,制約我國水電發展的因素,主要是資金、技術和人才。然而,這種制約對于曾經一窮二白的中國來說,幾乎是必經的考驗。直到今天,世界上所有的欠發達國家的水電開發,也還都面臨著這三大難題。在關鍵性的技術領域,中國水電發展不斷突破制約瓶頸,創造了一項又一項世界紀錄。

  時間又回到了上世紀70年代,我國改革開放初期建造的烏江渡水電站,是全球第一座建在喀斯特熔巖地區的大型水電站。此前,如何保證在喀斯特熔巖地區建造的大型水庫不出現滲漏,是世界壩工界公認的難題。正是改革開放后我國烏江渡水電站的成功建成、蓄水,突破了喀斯特地區水電建設的禁區,第一次讓全球的壩工界看到來自中國水電建設創新的亮點。中國水電實現了從學習、追趕到創新、超越的第一次嘗試。

  1981年1月4日,一個中國人該銘記的日子,葛洲壩大江截流工程勝利合龍,使得世界第三大河——長江的命運,發生了歷史性的轉折:亙古以來奔騰不息的洪流,被中國人民橫鎖起來了,從此,歷史翻開了長江為人民造福的新篇章。

  要讓滾滾長江按照人民的意志東流,在每秒4720立米流量的大江上截流,這在我國水利水電建設史上是一個創舉。長江截流成功,葛洲壩也從此揚名天下。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為萬里長江第一壩截流成功發表社論,認為這“和美國把宇航員送上月球一樣了不起”。

  上個世紀后期,隨著科技的進步,國際壩工界先后推出了面板堆石壩、碾壓混凝土壩等新型的筑壩技術。盡管這些技術發明在國外,但是由于我國在建的水電工程項目眾多,所以新壩型的大量實踐大部分都是在中國完成的。因此,隨后的很多新、老壩型的世界紀錄,都先后被中國的水電建設所刷新。

  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拱壩是我國錦屏一級水電站的305米高的雙曲拱壩,世界上最高的混凝土面板堆石壩是我國233米的水布埡水電站大壩,最高的碾壓混凝土大壩是我國216米高的龍灘大壩。我國正在建設的雙江口堆石壩高度將達到312米,建成后將成為世界第一高的大壩。建設這些世界之最的特高大壩,需要一系列的技術支撐,例如,與高壩工程密切相關的高邊坡穩定技術、地下工程施工技術、長隧洞施工技術、泄洪消能技術,以及高壩抗震技術等。在這些方面,我國的各項技術均已引領世界。

  在水力發電機組制造方面,目前,不僅世界上單機70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組絕大部分都安裝在我國,而且,我國還擁有單機容量達到80萬千瓦和10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的自主知識產權。目前,我國大型水電機組的制造技術成為全球第一。我國水電大機組制造,走的是一條引進、消化吸收和再創新的道路。

  張博庭認為,創新是科學技術發展的關鍵。無論是在國際合作基礎上的引進再創新,還是完全自力更生的自主創新,都是對人類文明發展的巨大貢獻。新中國成立以后,我國先是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頑強拼搏了20年。隨后,又用了25年的時間,通過改革開放、創新探索、招商引資、引進提高,最終擺脫了資金、技術和人才的發展制約,登上了全球水電的制高點。

榮幸與驕傲 遺憾與責任

  穿越崇山峻嶺、踏遍五湖四海,中國水電建設者們飽經風霜的臉龐,是一條條江河奔騰不滯的印記,他們的人生,以一座座水壩為時間節點。這樣的水電情懷,在張博庭眼中,是“榮幸與驕傲”,也是“遺憾與責任”。

  大自然賦予我們中華民族極其豐富的水能資源,何其有幸!由于有世界第三級(青藏高原)的存在,所以同樣的河流、同樣的水量,在我國能得到高于國外幾倍的水能。不僅如此,我們所從事的水電事業,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能讓一個人,把祖國的前途、人類的命運和自己的本職工作,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偉大事業。

  何來驕傲?我國的水電建設和技術,不僅在國際上全面領先,而且幾乎占領了全球所有重要水電市場。

  說到遺憾與責任,張博庭借用了我國杰出水電專家潘家錚院士的一首詩來表達:“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西電未輸東,金沙寶藏開工日,公祭無忘告逝翁。”在我國金沙江水電開工后,潘家錚又把詩中的“金沙寶藏”改成了“雅魯藏布”。這是深切表達了“中國水電不開發好,死不瞑目”的難解情懷。

  為何遺憾?“作為水利水電專業人士,當你清楚地知道,無情的洪水和赤地千里的干旱不斷交替的原因,是因為沒有能建造出足夠調控水資源的大水庫。而沒建造的原因,不是因為沒能力、不想建,而是因為有人指責水庫大壩破壞自然生態,面對這一切,能不遺憾嗎?”張博庭說。

  作為能源工作者,當你知道,你的國家只有不到全球1/4的人口,卻消耗著全球一半以上的煤炭;當你看到身邊的人,很多還沒有進入小康,而我們的人均碳排放,已經超過了OECD國家,總量也已經超過了美國和歐盟的之合的時候,能不遺憾嗎?

  張博庭認為,棄水、水能資源不開發、晚開發,不僅是有關國有企業的損失,而且是全中國、乃至全人類的損失。我國水電資源理論蘊藏量6萬多億千瓦時,目前的技術可開發量不小于23萬億千瓦時。按照發達國家平均的開發程度計算,如果我們能優先開發水電,我國現在至少應該每年利用不少于2萬多億千瓦時的水電。因此,相對于那些優先開發利用水電的發達國家,我們目前每年的棄水損失,不是幾百億,而是上萬億。也就是說,我國的水電每年至少還應該能為全球多減排十億噸二氧化碳。這,就是責任!

任重道遠 未來可期

  70年滄海桑田,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國家面貌日新月異。黨的十九大以來,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中國經濟開始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增長轉型,我國社會已經進入新時代開啟新征程。新時代對能源供給提出了新要求,清潔能源是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也必將為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提供新動能。

  張博庭認為,水電作為全球公認并為世界各國所大力發展使用的清潔能源,目前是我國非化石能源的絕對主力,在新時代承擔著無可替代的歷史使命,在未來能源體系中水電與風電太陽能等新能源必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中國水電要在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著力推進綠色發展、循環發展、低碳發展的方針指引下,在工程建設中更加注重統籌考慮和正確處理好生態環境保護、移民安置、地方經濟發展等方面關系,真正使水電成為清潔高效能源體系的主力軍、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力量。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好地惠及全體人民,努力使流域沿線的人民群眾都能因為水電開發而享受到改革發展帶來的成果,實現水電的可持續發展。

  可持續發展理念的不斷深化,逐步形成了生態保護與修復技術體系,努力維護好河流生態系統健康和獨特的人文自然景觀,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如今,全國星羅棋布的水電站幾乎都是旅游休閑的勝地,成為當地生態良好的典范。新安江水電站庫區形成了聞名遐邇的“千島湖”,二灘水電站將原本植被稀疏的干熱河谷變成了國家級森林公園等等。不僅如此,水電開發還對維護河流生命健康發揮了重要作用。三峽、天生橋、龍灘、糯扎渡等水電站建成后,通過實施生態調度,增加枯水期生態流量,分別對長江、珠江、湄公河三角洲區“壓咸補淡”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水電的發展雖然經歷了大量的曲折,但畢竟成績斐然、令人矚目,并且今天已經成功站上了世界的巔峰。放眼未來,我國水電發展的前景依然非常廣闊。張博庭指出,一方面,我國水電還有超過60%的開發潛力等待我們去挖掘;另一方面,能否實現我國的能源轉型、可持續發展,以及兌現我國《巴黎協定》的承諾,都要取決于我國水電的發展。“目前,國際輿論普遍認為,全球的《巴黎協定》能否實現,主要看中國,而中國的承諾能否兌現,主要看我國的水電發展。”張博庭說。

  滿眼生機轉化鈞,天工人巧日爭新。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認真總結我國水電發展的成功經驗,使水電發展在新時代更好地服務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大局,為建設美麗中國做出更大貢獻,是每一位水電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傳承和弘揚中國水電的改革精神和奮斗精神,使勇于改革、敢于創新的科學精神成為廣大水電工作者共同推崇的價值追求,不斷提高我國水電的科技實力和創新能力,共同促進中國水電和新能源事業邁向更好更高質量的發展。

  “作為我國的水電工作者,無論是回眸歷史,還是展望未來,我們依然會倍感榮幸、自豪。因為,水電事業的發展興衰,從來都是與國家的前途、人類的命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總之,未來我國的水電依然是前途光明、任重道遠,機遇與挑戰同在。”張博庭信心滿懷。

qq炫舞移动版